新京報快訊(記者 許路陽) 今年是教師節設立30周年。9月9日,習近平來到北京師範大學看望教師學生。84歲高齡的中國教育學會名譽會長顧明遠參與過事關教師事業發展的諸多大事,當天他在北師大接受了習近平總書記的接見,並參加了由習近平主持的師生代表座談會。
  教育公平是他關註的一大問題,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他談到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教師專業化。在他看來,教師節30年了,應當紀念,但在紀念的同時,素來提倡教師專業化的他,仍建議加強教師的在職進修,並亟需關註日益嚴重的師德問題。
  曾建議黨政領導給老師拜年
  顧明遠的岳父、魯迅三弟周建人就特別提倡尊師重教。他記得,當1980年代初,我國連續兩次發生侮辱毒打教師事件時,他的岳父周建人就非常氣憤,曾參與聯名給中共中央辦公廳寫信,要求懲辦凶犯。當時,周建人還給《光明日報》編輯部寫信,要求全社會尊重教師。
  顧明遠也給《光明日報》寫過信。那是1985年初,他和時任中國教育工會全國委員會主席方明等人,一起寫信建議,“為了尊師重教,希望各地的領導能夠在春節的時候去給老師拜年。”
  那時,不少人開始呼籲尊師重教,其中,就包括時任北京師範大學校長王梓坤院士,直到如今,他還被廣泛尊為提倡教師節的第一人。而時任北師大副校長的顧明遠則帶領團隊,為相關部門領導整理提交了國外尊師中交的材料,並參與了相關討論。
  “小學老師算什麼知識分子?”
  但沒過幾年,顧明遠就開始思考一個問題,“一方面我們要提倡社會上尊師重教,另一方面,如果老師沒有專業化,水平不高,那你就很難得到社會的尊重。”
  促使他思考這個問題的導火索源於一次聊天。
  1980年代後期,顧明遠為了撰寫中等師範學校《教育學》教材,曾到地方調研。有一次飯後聊天,大家感慨“文革之後,知識分子待遇很低”,但顧明遠覺得“小學老師工資更低”。
  “小學老師算什麼知識分子啊?”一個當時勞動人事部幹部的反問刺激到顧明遠。
  “我想小學老師怎麼不算知識分子啊,他說你看,農村裡很多半文盲都在教課,那算什麼知識分子。從那時我就覺得,你要受到社會的尊敬,你本身就要有知識。”顧明遠說。
  因此,在1989年,他就在《瞭望》雜誌發表文章,提倡教師通過專業化,增強自己的不可替代性,這樣才能有社會地位。到了上世紀90年代初,顧明遠進一步提出,應該給教師一個進修提升的機會,建立“教師專業學位”。
  經努力,1996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准設立教師碩士專業學位,“從前兩年開始,我們已經開始有教育博士了。”顧明遠說。
  要嚴把教師入口關
  如今,各種專業出身、學校出身的畢業生,都有可能成為人民教師,顧明遠認為,這就需要把好入口關,他就一直提倡實行教師資格制度。
  “這個制度一定要堅持,而且不能走過場。我主張,考試合格以後一兩年再發證書,看看能不能勝任。”顧明遠說。要嚴把教師關。
  據教育部副部長劉利民介紹,2011年,我國已率先在浙江、湖北兩省啟動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改革與定期註冊試點工作,今年,試點省份已擴大到15省。
  顧明遠認為,即便過了註冊關,一個合格教師仍需要不斷進修,“國家考試資格證書發了以後,5年要檢查一次。檢查不合格,就要退出”。
  對話
  “高校老師師德,要自尊自律”
  新京報:30年來,教師這個行業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顧明遠:首先,當教師的人越來越多了,大家感覺教師比較重要。
  其次,教師的待遇也不斷的改善。90年代末,拖欠教師的工資。但是最近一段時間,隨著畢業生就業形勢越來越困難,教師這個行業的吸引力也越來越強,現在考教師資格證書的人比過去多了。
  第三,教師社會階層上來以後,社會對教師越來越重視,從領導到群眾都越來越尊重教師。
  另外,學校的環境也改變了,學校的設備什麼都改善了,教師的職業幸福感在提高。特別是大城市的教師,待遇也比較好。
  現在關鍵還是年輕教師,要提高他們的待遇。農村過去拖欠教師工資,現在差不多每月都能拿到2000元左右,基本達到當地公務員水平了。
  新京報:現在教育部制定一個關於高等學校教師師德的文件,對於高校老師師德和中小學老師師德有什麼不一樣的要求嗎?
  顧明遠:我認為,高等學校老師的師德,著重要強調自尊自律。當時制定這個辦法的時候,一開始講要加強大學教師的教育,但大學本來就是最高水平的老師,誰來教育啊?
  怎麼自尊怎麼自律呢?就要學習,通過學習來自尊自律。老師要學習馬列主義、學習核心價值觀、學習理論,通過學習加強你的理性認識,加強你的道德修養。當然,對於年輕的剛留下的教師,學校應該可以對其教育。
  這和中小學老師不大一樣,中小學老師畢竟不像大學老師有那麼高的學術水平,給他們、尤其是師範學校的師德教育要加強。
  新京報:對師德中凸顯的一些問題,有沒有根本性的解決措施?
  顧明遠:規劃方案裡面都有,比如說輕的進行教育,重的建立退出機制。至於犯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司法機關會依法處理。
  新京報:你認為如何加強縣域以內的校長教師輪崗,促進教育均衡化?
  顧明遠:我覺得輪崗也是一個辦法,但是根本的辦法還是要把薄弱學校改造好,整體提高教師隊伍。
  輪崗要讓優秀學校教師帶動薄弱學校教師,而不是代替薄弱學校的教師。他(她)去了以後要成為一個骨幹,把那的教師隊伍帶動起來。但輪崗現在也遇到一些困難,首先,輪崗不能削弱原來優質學校的質量,所以輪崗比例要適當,要在百分之十幾之內。
  其次,要照顧到輪崗老師的困難,比如說到農村去,那就有住房問題、家庭問題,比如這個老師家裡有老人啊、有病人啊、有小孩啊,這些都要照顧到。
  在政策上、在措施上要做到細。除了硬性規定,還要有一些軟的照顧老師的措施,要做得圓滿一些,使老師們願意去幫助薄弱學校的老師來提高質量。
  新京報:據你預測,到2020年可以達到全國教育均衡化嗎?
  顧明遠:我想能做到縣域里基本上均衡,縣與縣之間就很難,省與省之間更難。現在規劃綱要強調的是縣一級,而不是省一級。我們這次到西昌去,西昌市裡面的學校,很多學校比北京都好,設備更先進。
  我們到山上看了幾個學校,中心小學比較好一點,但是教學點就幾間破房子,圍牆也沒有,甚至廁所都沒有。
  中心點學校上,有的學生住宿,兩個學生睡一張床、三個學生睡一張床,這種情況。中心小學,一個班七八十人,兩個人的桌子坐三個孩子,住宿下鋪睡三個、上鋪睡兩個。所以能夠做到一人一張桌子、一人一張床,這都要投入。桌椅要買,床要買,房要蓋,要擴大才行。
  新京報:對於十年之後的教師節,你有什麼期待?
  顧明遠:教育應該是最幸福的事業,它開導我們的孩子不斷成長,為國家培養人才,我們一進入教育領域,心情就非常舒暢,我們熱愛教育,所以我覺得教育是一個非常幸福的事業。我想,10年之後,無論是物質條件還是精神條件,都將得到改善,教師應該還是非常幸福的職業。
  另外,現在科學技術日益發達,10年之後,老師們應該會採用新的技術教育學生,我們的教育模式會有一個改變。
  採寫/新京報記者 許路陽 實習生 趙歡
  編輯:閆憲寶
(原標題:中國教育學會名譽會長顧明遠:教師要配得上社會尊重)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澳門賭場

pvazttwwnsh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